我们工作的先进融资技术:股权融资依赖于“米歇尔·普拉蒂尼”,债权融资依赖于“擦脸”

此前,作为一只价值470亿美元、在共享经济中超过3000亿元人民币的独角兽,此次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筹集10亿美元。

但与此同时,我们的工作也筹集了60亿美元的债务。

出乎意料的是,我们工作的债务融资额是首次公开募股融资额的6倍!我们工作的旅程可以说是由各种实力的私募股权/风投保护者主导的。股权融资不仅进展顺利,债权融资也取得了突出成绩。

另一方面,在中国,2019年以来股权融资的好消息并不多。迄今为止,只有氪空从一个联合办事处获得了10亿元的融资。

股权融资受阻的玩家正在探索新的融资渠道。

创富港和优科工作室等公司正在使用银行贷款,而纳什空最近发行了2亿张资产支持证券。

对于目前国内共享办公室玩家普遍“局部缺血”,大家都想知道WeWork将如何处理高达6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

一、WeWork的高级信用工具包已在网站上列出。发现WeWork的债权融资主要包括两大类:股权融资由软银支付,债权融资在大银行和投资银行面前被WeWork“刷”。

但总而言之,无论是在估值还是债务方面,WeWork的价值主要取决于其创新的商业模式。

只要华尔街继续认识到共享经济的故事,作为领跑者,我们工作的股权和债务融资就不会成为问题。

至于这些债权被定义为投资级还是投机级(垃圾债券),资本市场将自行定价。

(图:WeWork的债务融资工具列表)那么,WeWork的高级信贷工具包中安装了哪些融资工具?% 3F·Touzhong.com。通过招股说明书,我们发现WeWork的债务融资工具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债转股,另一种是纯债务,另一种是创始人的个人信用。

纯债权型融资工具包括:银行循环贷款和优先票据。

债转股融资工具包括:可转换债券、认股权证、优先股。

第二,我们工作的债务融资依赖于“擦脸”。在我们知道WeWork的公司债务之前,让我们看看公司创始人的个人融资情况:1 .创始人个人贷款:高达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目前,亚当·曼(AdamNeumann)在瑞银、斯坦福德分行、摩根大通银行和瑞士信贷纽约分行的信贷额度高达5亿美元。

截至2019年7月31日,亚当·曼(AdamNeumann)仍有约3.8亿美元的未偿本金,信用额度由亚当实际拥有的乙类普通股质押担保。

截至2019年6月底,亚当·曼持有1.12亿股乙类普通股和106.2万股丙类普通股。

乙类和丙类一股普通股有20票,而甲类一股普通股有1票。

如果公司债券依赖于刷公司的脸,那么个人融资真的是在刷你的脸。

亚当·曼(AdamNeumann)对WeWork的价值在招股说明书中很清楚。

《华尔街日报》(WeWork)招股说明书反复提到,创始人亚当·曼(AdamNeumann)如果离开公司,将是一个巨大的风险。

尽管亚当·曼(AdamNeumann)的个人融资金额不低,但WeWork的数十亿美元债务融资仍然是公司层面的债务问题。

2.银行信贷:6.5亿美元的循环贷款早在2015年11月,WeWork就从摩根大通银行代理下的一个神秘财团那里获得了6.5亿美元的循环贷款和信用证融资。

WeWork没有在其财务报告中披露贷款的实际利率。

只提到贷款利率“将指(一)欧元利率或(二)ABR(华尔街日报公布的美国优惠贷款利率),需要支付一定比例的存款”。

美国优惠贷款利率ABR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中国的贷款优惠利率(LPR)。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一年期LPR贷款利率约为4.25%,五年期LPR贷款利率约为4.85%,而美国最新的年度优惠贷款利率约为5%。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6月30日,WeWork的信用额度和信用证融资合计待办信用证分别为8.323亿美元和10亿美元。

这些信用证分别于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6月30日以3.449亿美元和4.789亿美元的限制性现金质押。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和2019年6月30日,信贷协议项下无未偿还贷款。

3.优先债券:2018年4月发行了7.02亿美元(图:WeWork的净长期债务)。2018年4月,WeWork通过私募发行了利率为7.875%、总额为7.02亿美元的无担保优先债券。债券到期日为2025年5月1日。

除去1740万美元的债务发行成本,我们工作从债券中获得了6.84亿美元的净收入。

WeWork没有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债券的买家。

我们花了3240万美元回购了3300万美元的高级债券。

招股说明书明确指出,我们可以在到期前的任何时候回购全部或部分优先债券。

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优先债券的未偿本金为6.69亿美元。

WeWork表示,未来将继续回购其优先债券。

这家分公司债——Touzhong.com在之前的文章中梳理了软银独角兽(如WeWork和Uber)发行的“垃圾债”的细节。

去年5月,美国资本市场的三大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将该债券归类为垃圾债券(投机)。

惠誉在该债券上的评级最高,停留在BB-,而穆迪的评级低至Caa1(潜在风险水平)。

然而,高回报对应高风险。

银行愿意投资,这意味着它们愿意像软银一样承担风险。

4.最新融资计划:60亿美元高级担保融资组合首次公开发行后,我们将签署总额为60亿美元的高级担保融资(以下简称“2019信贷安排”),包括总额为20亿美元的三年期信用证偿还贷款和总额为40亿美元的延期提款期限工具。

此外,在本次首次公开募股销售结束时,WeWork将用“2019年信贷安排”取代银行信贷安排,即在2019年信贷安排结束时,银行信贷安排下的未结信用证将转移至“2019年信贷安排”中包含的信贷安排。

说了这么多,60亿美元是从哪里来的,上面提到的神秘财团是谁?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摩根大通证券、高盛、美国银行证券、巴克莱资本、花旗集团、瑞士信贷证券、汇丰证券、瑞银证券和富国证券是其信贷协议和信用证还款协议下的“初始放款人”,预计它们也将成为其“2019年信贷安排”下的“初始放款人”。

60亿美元绝对是WeWork历史上最大的信贷额度。

这笔巨额贷款的大致利率是多少?招股说明书附录披露了40亿美元延迟提款工具的利率——其贷款利率在任何时候都不得低于每年3%。

除了银行信贷和优先债券,WeWork还使用混合融资工具,如可转换债券、认股权证和优先股。

3.WeWork的股权融资依赖于“米歇尔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5。可转换债券:10亿美元,全部转换成股票。2018年8月,WeWork向SBWWHoldings(开曼)有限公司(软银开曼子公司)发行了10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于2019年7月,该可转换债券的全部10亿美元本金已转换为9,090,909股G-1系列优先股。

招股说明书显示,G-1系列优先股的转换价格和清算优先权为每股110美元。

6.认股权证:已行权25亿美元,将行权15亿美元。2018年11月1日,WeWork和SBWWHoldings(开曼)有限公司(软银开曼子公司)签署了权证协议。

根据协议,世邦魏理仕控股(开曼)有限公司将分别于2019年1月15日和2019年4月15日向我们支付15亿美元和10亿美元,以换取权证的发行。

于二零一九年七月,认股权证已行使并转换为22,727,273股G1系列优先股。

2019年7月15日,WeWork与sbwholdings(开曼)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附加协议/权证协议。

据此,世邦魏理仕控股(开曼)有限公司将于2020年4月3日向我们支付15亿美元,以换取权证的发行。

招股说明书显示,软银在获得认股权证后,可以以每股110美元的价格行使这些权利。

然而,WeWork第一家店的常驻会员持有a类普通股的优先认股权证,可在2025年7月31日之前的任何时候以每股13.12美元的价格行使。

WeWork首批“铁杆粉丝”的行权价格是主要股东软银的1/8。

7.优先股融资:共发行23.9亿美元。软银家族购买了17亿美元。截至2019年6月30日,我们工作(WeWork)已经发行了两个累计优先股,总额约为23.9亿美元。

下表显示了WeWork自2016年1月1日以来向关联方发行的优先股:(图:WeWork向关联方发行的优先股)从上表可以看出,WeWork向关联方发行的优先股总额为22.38亿美元,占93.6%。

其中,软银仍然是WeWork优先股的最大买家,WeWork优先股中有17亿美元出售给软银。

值得注意的是,联想控股的子公司弘毅投资已经购买了5.05亿美元的优先股。

当我们工作进入中国时,弘毅投资是我们工作唯一“精选”的国内投资机构。

根据招股说明书,弘毅投资已经在WeWork中国投资约1.5亿美元,弘毅投资创始人赵令欢成为WeWork董事会中唯一的中国人。

WeWork优先股的其余买家是摩根大通和富达投资,它们分别购买了1500万美元和1851万美元的优先股。

本次发行完成后,WeWork高级优先股(包括F系列优先股和G系列优先股)的所有股份将转换为a股普通股,其中F系列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的价格为每股50.19美元,G系列优先股转换为普通股的价格为每股57.9美元。

阅读这里,你会发现在WeWork的77亿债务融资中,67亿来自软银。软银家族购买了可转换债券和认股权证,优先股也购买了17亿美元。

8.软银,一个主要股东:WeWork在3年内投资了100多亿美元。招股说明书显示,自2017年1月以来,软银集团、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及其子公司已向WeWork及其子公司投资约106.5亿美元。

除了软银愿景基金的子公司SBWWInvestmentsLimited购买了17亿美元G系列优先股以外,软银还投资或承诺投资以下项目:2017年,以4亿美元换取ChinaCo的非控制性权益;2017年,以5亿美元换取JapanCo的非控制性股权;2017年,以5亿美元换取PacificCo的非控制性权益;2018年,以2.58亿美元换取ChinaCo的非控制性权益;2017年,以大约13亿美元的总收购价格要约收购30,839,754股股本;2018年,可换股票10亿美元;2018年,认股权证合计25亿美元;2019年,以大约10亿美元我们工作的先进融资技术:股权融资依赖于“米歇尔·普拉蒂尼”,债权融资依赖于“擦脸”的总收购价格要约收购18518518股股本;2019年,认股权证合计15亿美元;可见,软银对WeWork所投资的106.5亿美元并不单单是股权融资,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是债权融资,债权融资占到了67亿美元,这么算来,股权融资只有39亿美元。除了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的子公司SBWWInvestmentsLimited收购了17亿美元的G系列优先股外,软银还投资或承诺投资以下项目:2017年,将以4亿美元换取中科的非控股权益;2017年,它将把5亿美元换成日本公司的非控股股权。2017年,太平洋公司的非控制权将兑换5亿美元。2018年,2.58亿美元被换成中国铝业的非控股权益;2017年,将有30,839,754股股票可供购买,总购买价格约为13亿美元;2018年,可转换股票将达到10亿美元。2018年,认股权证总额为25亿美元。2019年,将发行18,518股股本,总收购价格约为10亿美元。2019年,认股权证总额将达到15亿美元。可以看出,软银在WeWork的106.5亿美元投资不仅是股权融资,而且很大一部分是债务融资,占67亿美元,因此股权融资只有39亿美元。

此外,中国知网发现软银已在威盛中国、日本和太平洋地区的分行投资约16.5亿美元,并在威盛中国的分行投资6.58亿元。

首次公开募股后,软银在上市前收购的所有优先股都将转换为我们工作的a股普通股。

此时,我们工作(WeWork)已经通过多种股票和债券融资工具筹集了数百亿美元,并将等待9月份的正式首次公开募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app » 我们工作的先进融资技术:股权融资依赖于“米歇尔·普拉蒂尼”,债权融资依赖于“擦脸”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