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部称收费公路损失1571亿英镑

昨日,交通部发布了《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为162,600公里,债务余额为3.85万亿元。 去年,全国收费公路收支亏损达到1571.1亿元,比上年亏损增加910亿元。 交通部公路运输局副局长王泰(Wang Tai)表示,高额债务主要是由于近年来的大规模公路养护和对银行贷款的高度依赖。 差距的扩大与中国进入偿债高峰期有关。 □公布收支缺口去年扩大至1571亿元据报道,截至目前,除西藏和海南外,其他29个省市已发布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 交通部公路局副局长王泰表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收费公路总里程为16.26万公里,比2013年增加6.11万公里。 占道路总里程446.39万公里的3.6% 截至2014年底,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为3845.4亿元,占累计建设投资总额的62.6%。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该国超过60%的收费公路都是通过借款来融资的。 去年,全国收费公路通行费收入3916亿元,总支出5487.1亿元,全年亏空1571.1亿元。 据记者了解,2011年至2013年的收支缺口分别为323亿元、566亿元和661亿元。与上年相比,去年收支差距进一步扩大,亏损增加910亿元。 王说,尽管中国收费公路负债累累,但债务风险仍在总体控制之下。 首先,收费公路的全部债务仍在得到有效偿还。去年,债务余额从年初的4.27万亿元下降到3.85万亿元,还款率为9.85%。 此外,去年的通行费收入为3916亿元,扣除必要的维护、运营、税费等费用后,剩余的偿债资金为2636.6亿元,高于当年2101.1亿元的还本付息需求和535.5亿元的还本付息需求,表明收费公路整体具有足够的还本付息能力 收费不足以偿还本金和利息。根据公告,去年收费公路收入为3916亿元,总支出为5487.1亿元。 其中,还本付息4207.7亿元。 记者了解到,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偿债支出占全年收费收入的86.2%,而去年,收费收入比偿债支出少291.7亿元。 记者注意到,与2013年相比,全国收费公路支出总额增长1174.3亿元,其中还本付息支出净增1060.2亿元,占增长的90%。 此外,去年维修支出469.2亿元,比2013年净增78.8亿元,增长20.2%。经营管理支出534亿元,净增76.7亿元,增长16.8% 然而,去年其他支出为26.7亿元,比2013年净减少77.4亿元,降幅为74.4%。 王女士解释说,2014年的统计过程比2013年更为详细,与维护工作和运营管理相关的其他费用部分已计入维护费和运营费。 因此,每万公里的维护和运营成本与去年相比有所增加。 2013年,中国收费公路里程为156,500公里,高于去年的162,600公里。 据此,2013年每万公里维护运营费用分别为25亿元和29.4亿元,去年分别为28.8亿元和32.8亿元。 2014年,全国收费公路共扣除通行费473.7亿元。 其中,鲜活农产品运输车辆减收248.4亿元,宪兵和应急救援车辆减收49.5亿元,重大节假日小公共汽车免费通行减收175.8亿元,占减收总额的37%。 □询问去年债务缺口为何飙升?交通部公路运输局副局长王泰(Wang Tai)表示,收入与支出差距不断扩大,主要是因为偿债支出大幅增加。 首先,债务规模的增加导致偿债支出的增加。去年,债务余额为3.85万亿元,年利息支出达到2310亿元。加上要偿还的本金,负担就更重了。 此外,中国收费公路已进入偿债高峰期。收费公路一般按照交通量低前高后的规律,具有低前高后的特点。 银行通常给收费公路项目一个“建设期+1年左右”的宽限期,在此期间只支付利息,不偿还本金。 首次通车时,交通流量和通行费收入普遍较低,俗称“交通流量培育期”,约为3至5年。在此期间,银行普遍同意降低债务偿还额。 潜伏期过后,将进入正常偿债阶段,偿债支出将大幅增加。 据了解,从2011年到2014年,四年内收费公路里程增加占所有收费公路总里程的31.1%,投资占累计建设投资总额的45.5%,债务余额占债务余额总额的45.6% 也就是说,这四年确实是建设的高峰期。经过前几年的大规模建设期,现在是偿还债务的高峰期。 此外,王女士还提到,虽然债务有所增加,但收费标准基本保持在十多年前的水平,收费收入无法完全满足支出,这也是债务规模不断扩大的原因。 债务过剩会继续吗?高峰期过后,债务将会下降。王女士说,目前东部地区的高速公路比较完善,而西部地区和山区仍需要大规模建设。 东部地区有许多平原,道路相对容易维修。 随着建设向西部地区和大山区的延伸,桥梁与隧道的比例不断增加,征地拆迁、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高速公路建设成本仍在不断上升。 据估计,2014年批准的四车道高速公路平均造价约为7700万元/公里,2000年平均造价约为3200万元/公里,2004年平均造价约为4200万元/公里,是2000年的2.4倍,是2004年的1.83倍,平均造价几乎每3至4年增加1000万元 目前,全国收费公路总里程16.26万公里,累计建设投资6.15万亿元,其中4.27万亿元主要是银行贷款,占总投资的70%。 换句话说,债务过剩将在未来继续。 不过,王女士也提到,高速公路债务规模庞大与现阶段有关。 从长远来看,当大规模建设高峰期过去,路网稳定完善时,债务的年增长也将减少,而通行费收入将随着交通量的增加而增加。届时,债务规模将逐渐缩小,收支趋于平衡,直至所有债务得到偿还。 为何经营高速公路也要统一还款?高负债率是一个重要原因。目前,许多省市收费公路已经达到收费年龄,但仍在继续收费。 去年,山东省交通厅宣布,2014年底到期的15条高速公路将继续收费。 并解释这种做法有法律可循。根据《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十一条,政府可以对公路还贷实行统一还贷。换句话说,如果一条高速公路的收费期没有到期,其他高速公路可以继续收费。 有专家质疑,虽然《条例》提到政府贷款偿还道路可以统一,但没有提到经营性道路也可以统一,目前许多省市也将对经营性道路实行统一贷款偿还。 北京理工大学的陈燕燕教授认为,中国目前正处于高速公路大规模建设时期,需要大量的建设资金。各省市之所以敢公然延长收费期限,与其高负债率有关。 当然,这也与中央当局的“默许”有关。 目前,交通部正在修订《收费公路管理条例》,但在新的《条例》颁布之前,应照常实施。 此前,交通部公路局局长李吴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统一贷款系统也符合网络基础设施的特点,并非收费公路独有。 如电网、铁路网和通信网,本质上是一种统一的贷款偿还方式,具有统一的收支管理和成本核算。 有传闻说收费员的月薪超过1万,这是真的吗?在收费者每月收入2000到3000元之前,有媒体报道称高速收费者每月收入10000元,收费公路变成了“印钞机” 对此,交通部公路科学研究所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俞明远表示,收费公路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每个人工收费车道入口需要实施三班制。交通流量大的收费站需要同时安排两到三名收费人员,所以人员较多。 俞明远说:“应该说收费员的收入太高了,这实际上是一个神话。”。此前,一些媒体称高速公路月薪超过8000元,但事实证明这是假消息。后来,媒体在头版发表了一项更正。 去年,交通部去东部省份做研究。一般来说,收费者的收入因地区而异,但每月的工资约为3000-4000元,即2000-3000元。 目前,人员支出在营业费用中的比例仍然较高。 未来,在ETC联网和大规模推广应用后,一些人工车道将被改造成ETC车道,人员成本也将逐步降低。 然而,据《北京时报》记者报道,国家审计署对18个省的高速收费进行了专项审计,发现一些地方公路企业确实存在福利待遇高、人员过剩的问题。 其中,一家企业有27名员工,实际上多达156名 一些企业甚至挪用资金修建建筑、大厅和体育馆,投资和管理资金。 《北京时报》记者黄海雷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app » 交通部称收费公路损失1571亿英镑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